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好心的网友,帮我找小姐

时间:2018-02-09
我今年二十五岁,在论坛写乱伦的文章一阵子了,有一天有一位网友用论坛的私人短讯跟我表示,他叫大胖,他很喜欢我的文章,觉得很刺激,希望我多多加油可以多写一些。但我摇摇头的向他表示:很抱歉,我没办法再突破了,因为我根本没做过那档事。
他回答我说:怎么可能,你的文章写的非常生动阿,处男应该没办法写的出来吧!!我:这是事实。后来他为了要继续看到我所写的文章决定帮我,我们互相留了手机号码以便连络。
某个礼拜六我们约在火车站,互相见面后发现,大胖还真的是个大胖耶,整个是个嘻哈的妆扮,头髮是短到不能在短的平头,问他你的头髮怎么那么短阿,他才表示他现在还在当兵ing。他好奇着问我:咦??你并不丑阿,怎么到现在还是…我不好意思的回答:可能跟我个性宅有关係吧,随后我们就出发,路上他跟我说,他前几天有收到简讯说又有新货到,而且要我放心,那都是二十几岁初头的年轻美眉,还说我们现在去的是业者保证绝不打枪那种,就是不喜欢可以一直换,挑到你喜欢的为止。
但是我没说话跟着走眉头却皱着感觉好像不是很愿意的样子,走了几分钟我终于下定决心跟大胖说,ㄜ…大胖..不..好意…思…那个….我们可以去熟..熟..熟一点的吗??结巴的说着。
大胖听完话,整个人弹笑了起来,说着果然…果然我就知道你喜欢那味的,后来表示熟的打枪的机率都很高,但是他知道一个很漂亮,身材也不错,重点是配合度很高,也很少人知道。
我们就这样拦了一台计程车,到达了目地的,来到一条小巷子,爬上公寓楼梯,到一间小套房门口按了电铃,不久,来开门的是一位年约三十七、八岁的妇人,穿着白色的浴袍跟浴帽,脸上还敷着面膜,手里还拿着还没切的小黄瓜应该是等等要拿来敷脸的吧。
一看就知道是刚洗完澡后在作保养的,我双眼仔仔细细的在她身上打量着,三秒钟后在心里告诉自己她及格了,拜託我都还没看到她的脸耶。可想而知她对我的吸引力有多大。
妇人:大胖怎么又来啦,又放假喔。大胖回答:对啊!!不过玉娘我今天是带一个朋友来的,他是第一次你可以帮帮他吗?他跟我一样很哈妳这味的喔!讲完随后拍拍我的背要我好好加油就转身离开了。
进房后玉娘随和的开始跟你聊天,内容不外是做什么工作的阿、几岁了阿、住那阿、交过几个女朋友阿、为什么还是处男阿,聊了一会开始问我要不要先去洗澡,我回答玉娘:我刚刚在家就洗过了玉娘淡淡笑着说:呵呵..有那么期待吗?我开始紧张了,为了缓和紧张急忙跟玉娘聊自己是个写乱伦文章的作者这次来是请玉娘帮助自己取材。
并跟玉娘说自己遇到瓶颈,玉娘听了觉得自己很重要的感觉,并表示她等会也会好好努力的。
玉娘随后拿下面膜跟浴帽,玉娘头髮长度披肩,长得很漂亮,脸上素颜也很有气色皮肤也很好。看来面膜很有效。
玉娘淡淡的说:那我们开始吧我便走上前嘴唇开始亲吻她的脸颊,左手伸进浴衣里抚摸她的乳房,胸部摸起来很软很大,应该有比E还大,右手伸到玉娘的下体準备爱抚玉娘的阴唇,手伸进去一摸,发现玉娘怎么才没开始十秒就溼成这样,才想到刚刚玉娘手里的小黄瓜是用来做什么的了,这个淫婆…我心里想竟然已经溼了又是个妓女我乾脆就不用爱抚她了,直接干她就好啦。
于是指示玉娘躺着,我要上去了。打算只把玉娘当作洩欲跟帮助我经验成长的工具,就这样抽插着….
玉娘的肉穴让我很舒服,温温热热的感觉比自己打光棍爽上百倍。
而玉娘很认真的….嗯嗯嗯…不要停…你好硬,好舒服喔着叫床着,其实老实讲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还演的,我并分不出来。我只知道我听了让我身体越动越起劲,我只己知道我的阳具长度粗度没什么特别,但就是只有硬。
后来跟玉娘四眼相望,怎么感觉在我眼前的玉娘,越看越觉得漂亮,看久了顿时我感觉到非常尴尬,脸不知道要往那摆,视线不知道要看那,但我的下半身依然在摆动着,玉娘经验老道马上就想到要怎么化解我的尴尬,伸了出舌头示意我上前跟她喇舌,玉娘双腿巧妙夹住我的屁股,双手从我液下伸上来紧紧的环抱我,我们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密密的黏在一起,边喇舌边干越觉得过瘾,感觉我醉了,醉倒在玉娘的技巧上面。
我想开始慢慢迷恋上玉娘了,后来换了从背后进入的姿态,摆动我的身体继续抽插着,这个姿势让我格外的兴奋,插的特别大力,玉娘的反应也让我吓到,她在前面用头甩着她的长髮,顿时像个疯婆似的大尖叫喊着:硬~~~~~~~~阿
我也抽插的更深了,插到正要高潮时我问玉娘:玉娘我可以喊你妈妈吗??玉娘也没多想马上回我:随你怎么叫啦,快点给我我大叫:妈~~~妳儿子我想要干死妳,我操我操我操~~~~
,之后马上我也射了,下马躺在玉娘旁边喘气,一会玉娘便开口问道:你变态喔…为什么要叫我妈??那么渴望乱伦喔?我便与她解释因为我从小就失去母亲,成长过程都缺乏母爱,一直对母亲有憧憬….
玉娘听完也没嫌弃我,还把我的头抱过她的胸前去,让我躺在上面,用手抚摸着我的头,…..ㄟㄟㄟ是上面的头,不要想歪了。
跟玉娘撒娇了一阵子后拜託玉娘,自己为了写作的真实性为由,都必须实际操作一次,像打奶砲、舔菊花、缸交等等。妈的我说出来都觉得这有人会相信才会有鬼,三岁小孩听到都知道是我自己想试。
但玉娘首先只是暗笑,后来点点头的答应了^^
原本以为玉娘只会答应第一个而已,没想到她全都答应了,玉娘万岁~,玉娘说那我先帮你乳交吧…玉娘双脚跪在床上盘着坐着,要我屁股坐在她的大腿上面,我的双脚夸过她的腰伸直,此时我的肉棒就在她胸前,我恢复的差不多了老二已经翘起来待命了,玉娘开始用双手操控她的大奶帮我打奶砲,胸部超级柔软的,开口便问:玉娘你的奶多大阿玉娘:36F
心想哇靠比我想像中好大耶怪不得打得那么爽因为我才刚射完,打了很久我还是没有想射的感觉,后来玉娘受不了了,因为她的双手已经操纵她的36F奶操纵到手酸了,对我发牢骚的说:吼~~你在不射我手快要断掉了啦!!
我用口奶一起帮你算了,等等你想要射的时候要先跟我讲一下喔。讲完边帮我打奶砲边用嘴巴帮我吹老二了,不知道是不是经验老道,玉娘的口技简直是神乎其技,爽但不会马上想射,口交的非常有层次,先是帮我整颗睪丸含进口中,用种草梅那样用力的吸呀吸,要将睪丸含在湿润的口中转呀转着,舒服到我整个身体都快曲了起来,又将我的肉棒像吃玉蜀黍那样横含着舔,用那恼人的舌功缠绕我的肉棒,但是最使我勾魂的却不是舌头阿,是玉娘那完美配合着口技的媚惑眼神,含到底时深情款款的跟你对着眼,退含龟头时忽然又闭紧眼起来享受,和那种渴望被滚烫新鲜的精液给喷射的眼神,我也决定要射在玉娘口中我才能达到上天堂feel,最后被玉娘用力的吸,暴力快速,我抵档不了这种攻势。
我很快的就射了,玉娘吓了一跳只感觉口中一热,瞪大眼睛瞪着我,眼神中似乎有点生气,但嘴巴还是贴心的等我把汤汁射完才抽离,抽离后马上转身到床头拿卫生纸想要把汤汁给吐出,我马上把卫生纸给抢了过来。
玉娘也知道我在想什么,咕噜~~咕噜~~把汤汁全给吞进了喉咙里去了。
后来玉娘也帮我舔了菊花,与我缸交。真的很贴心,初入江湖就让我享受到帝王般的待遇。
我感觉到我的身心灵已经彻底被玉娘给征服了。
第二次去,玉娘脸上是有带妆的而且是有打扮的,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可能就像个贵妇一样。
但在我眼里怎么看都像是个我个人专属高级妓女,随后牵着我的手出门了。今天我们不在她的套房做,我们要去的是高级的饭店开房间。
这对我来说是高消费,为了值回票价,所以我不只要大干一番,我还带了DV打算做个纪录,反正玉娘一定会配合的,也带了一个皮箱,里面装了很多角色扮演的服装有护士装、女僕装、军官装等等。
到了大厅柜台,大家视线都转移到我们这对情侣上,服务人员也格外用心帮我服务把我们当成贵宾,大家应该都在想这男的一定很有钱,不然怎么旁边这位女性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我并不讨厌这种眼光,反而很喜欢这种优越感。
到了房间后,我要求一起洗鸳鸯浴,玉娘当然不会拒绝,因为到现在还没听过他说个不字,全身沾满了泡泡,边洗时不时的还蹭一蹭对方的身体,沖完水后玉娘转过身主动的用口含住我的肉棒开使吸吮,此时,我也拿起DV开始纪录着我们的交欢,含着含着,我依然被那勾人的眼神跟口技给弄的受不了,喔耶!!~~射了玉娘也习惯我的口爆了,整个牛奶射的她满嘴,这次她并没有吞下去而是用含着精液的嘴巴继续的在套弄。
随后再次将身体给洗乾净,玉娘要我到床上去等她,她要先在浴室换套衣服,我躺在床上边抽着烟边等,二十分钟后,哇~~从浴室出来的一位拖着皮箱的美丽空姐。
玉娘打扮的很仔细花了很多时间将头髮盘起来像真正空姐那样。我们互相演着类似A片里男机长与空姐的情色情节互相做爱着。
玉娘可能因为有DV在拍的关係格外卖力,那天晚上玉娘换了七套衣服,我也射了她七次。
我想玉娘对我来说像是个毒药,而且我已经上瘾了,戒不掉了。
有次去找玉娘,刚到门口刚好有一个男的开门要走出来,省得我按门铃,我接过门就进去了,随后关上了门走到里面,玉娘全裸的躺在床上身体一半盖着棉被,我看到这情形。
明白玉娘刚刚才帮那名男人服务完,看到自己的爱人刚刚被别人男人干过,我心内并没有任何的不爽,反而觉得超抗奋的,连衣服也不脱了,牛仔裤跟内裤连着一起脱掉,挺着。
已经硬到不行的肉棒,就要直接插玉娘的洞,玉娘连忙把我推开,跟我说:不行啦,刚刚那个客人射在里面了,等她去洗洗。此时我就只想插那想那管那么多,双手把玉娘双腿抱过来就準备要插了,玉娘奋力抵抗说:不然我用嘴巴先帮你..我不回答的继续着我的动作,玉娘赶紧说:不然我给你戴个套啦,我说:带个屁喔!!乖~肉棒着火了,先灭火再说。玉娘眼看不行了。
将手摀住自己的洞说:髒啦!!我说:玉娘我现在就要妳,不髒。用肉棒顶开玉娘的手插进洞里,进洞后后就是一阵猛裂的顶撞,发出很大的。
碰碰碰的肉体撞击声,脑海里环绕的完全是刚刚那名男子在操玉娘的画面,格外热血沸腾,玉娘也因知道我对她身体是如此的渴望,感到意外跟开心,卖命的叫床着。听到玉娘的回应,我使出浑身的力量不断的顶玉娘的肉壶,很快的,我们一起到了最高潮………….
后来常常去找玉娘做爱,有时去聊天谈心,甚至约出来外面做,还会到处约会到处玩。完全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就这样过了半年,后来跟玉娘提出同居的建议,到外面在租个房子一起生活,但玉娘却拒绝了我,这也是玉娘第一次跟我说”不”这个字。
我是认真想跟她结婚,但玉娘始终只把我当作一个年轻的男朋友。